一定发官网

                                                              来源:一定发官网
                                                              发稿时间:2020-05-24 16:35:04

                                                              最后他们还呼吁阿扎尔和柯林斯应“立即采取行动,对导致终止资助的决定进行彻底审查,并在审查之后,采取适当的步骤纠正可能犯下的不公正行为”。

                                                              不过由于临床试验的数据难以让学界信服瑞德西韦的效果,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本月早些时候已经启动了一项新的瑞德西韦与抗炎症药物巴瑞替尼(baricitinib)联合使用的随机、双盲、对照组临床试验ACCT-2,正在美国和全球100多个中心开展,计划招募超过1000名患者。巴瑞替尼是礼来公司研制的治疗关节炎的抗炎药物。

                                                              但达扎克表示,在去年提交的申请中,“我们的优先事项得分名列前三位。我从来没有得到过这么好的分数。显然,这是NIH资助的重点项目”。

                                                              针对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的临床试验数据,中日友好医院副院长、瑞德西韦中国临床研究项目负责人曹彬教授5月23日晚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的研究结论与我们的研究结论基本一致,也就是说瑞德西韦有一定的效果,但是效果并不是很显著。”

                                                              从2015年起,美国家卫生研究院向“生态健康联盟”发放超370万美元的科研经费,用于研究蝙蝠冠状病毒。

                                                              疫情在美国暴发后,美国媒体、政客为甩锅编造出“病毒源于实验室论”;还有人编造说“生态健康联盟”用NIH出资的370万美元,给武汉病毒所做研究。

                                                              他们梳理说,在NIH作出砍经费的决定之前,美国保守派政客和媒体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不断暗示,导致疫情大流行的病毒是从武汉实验室“逃”出来的,而该实验室雇佣了一名接受了“生态健康联盟”经费资助的中国病毒学家。

                                                              探索瑞德西韦+抗炎药联合疗法

                                                              4月17日,特朗普在新闻发布会上被问到这一项目,他表示“我们将会很快停掉资助”。7天后的24日,NIH便写信告知“生态健康联盟”主席达扎克,他们“为了方便”,决定中止对有关蝙蝠冠状病毒研究的项目资助。还声称NIH认为“当前的项目成果与项目的目标不相符,也不是NIH的优先事项”。

                                                              但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的临床试验曾在进行到中途时修改过主要临床终点,这一做法也引起业界的异议。曹彬也曾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对‘恢复’的定义比较宽泛,中国临床试验的设计更加严格。如果采取同样严格的标准,估计大家的结果都是阴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