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欢迎扫一扫 ▲

手机访问地址:m.rs66.com

我不敢停下,我还有梦

时间:2018-05-06 11:31:47 来自:心灵鸡汤  阅:
01 “我们曾如此渴望命运的波澜,到最后才发现,人生最曼妙的风景,竟是内心的淡定与从容。”这是杨绛先生在经历百年风雨之后得出的人生感悟 二十岁时,惶惶不安,不肯妥协于现实的骨感。四十岁时,忙忙碌碌,不断勾画理想的草图。到了六十岁、八十岁呢? 我们找寻合适的城市,向往宁静的海边,想要如意的人生,所以只能不停地奔跑。从家乡出发,奔向诗和远方,一路烟尘。 02 海浪拍打沙滩,海风有些咸腥,小镇被树荫遮掩,和别处著名海边景点不同,这里没有熙熙攘攘的人群,它安静得就好像没有海。海的深蓝,显露着它宁静的气质,也掩藏着它危险的信号。 蔡崇达的父母不让他靠近海,这和不让他打鱼是同样的理由。怕他禁不住诱惑、怕他遇到危险、怕他偏离规划的路,天下所有的父母都会心存这样一份担心。 亚当夏娃会偷吃禁果,不仅是因为受到蛇的挑拨,还有禁果本身散发的神秘的诱惑。大海在蔡崇达的心里很近又很远,越试图掩藏,便越想靠近。 所以,他的父母与其阻拦危险靠近孩子,不如教会孩子寻找一个安全合适的距离去了解危险。 很喜欢蔡崇达说的一句话:“生活也是,人的欲望也是。以前以为节制或者自我用逻辑框住,甚至掩耳盗铃地掩饰住,是最好的方法,然而,无论如何,它终究永远在那躁动起伏。” 人生最吸引人的地方就在于可以经历许多未知,用我们的感官去感知,用我们的三观去判断,用我们的记忆去印刻。未来,我们必然会遇到更多的海,父母不可能每一次都挡在前面保护我们。当然,还有比海更危险更具有诱惑力的东西,都需要我们自己去面对。 蔡崇达没有去大城市的时候,内心无比向往,等进入了那个电视里的城市,发现和自己想象中的竟然大相径庭。他试图去喜欢,去融入,却无论如何都提不起兴趣。 小镇孩子的脑海中,家乡的碧海青天才是最好看的。 并不是只有蔡崇达会有这种感受,那些远在异乡的人,为了梦想为了谋生的人心里都会有个回不去的家乡。 那个家乡宁静且美丽,还带着点儿安逸。蔡崇达喜欢北京多于上海,他说上海太精致了,精致到千城一面。他喜欢有些凌乱的城市,有着粗糙的老建筑和乱闯的行人。我想应该是这样的城市,会让异乡的他少了些距离感,多了些亲近。 03 在这个部分,作者还提到了对他很重要的一个朋友——李大人。 李大人是个直接的新闻工作者,也是这种直接,让蔡崇达每次和他谈心都清楚地看到自己现状。我们身边应该都有这样的朋友吧!他不能和你经常见面,但是每次遇见都推心置腹地交谈,他既是参与者也是一个旁观者,往往比你更能看清你的生活。 生活是人类延续的永恒主题,作为天地间的生灵,人类必须面对为什么活着以及如何活下去的问题。 作者在父亲去世后,肩负着家庭与工作的双重压力,于是拼命工作,像个有着永动力的陀螺,不停飞快旋转。他努力把所有时间填满,这样就不会空闲思考眼下这一切的意义是什么。 蔡崇达这样说自己:“我逃避了,我躲在所谓对家庭的责任后,躲在所谓对新闻的追求和梦想中。于是,任何一点生活的压力或者工作的变动都让我脆弱,把生活的节奏寄托在工作上,所以任何一点波动都会让我不安让我恐慌。” 曾经的他,躲在父母身后看海;这一刻的他,躲在各种借口后看生活。 李大人让蔡崇达重新思考生活的意义,重新思考如何回答自己,如何与自己相处和与朋友相处。就在蔡崇达思考出头绪了,生活也渐渐能够掌握的时候,李大人走了。 生活有时候挺不近人情的,尤其对于那些看透它秘密的人。蔡崇达懊悔父亲病重时一直忙于工作,致使父亲把他的照片摸到发白、离开也未能看到他一眼。他同样也遗憾因为忙于生活,好几次没有接到李大人的电话。 记得贾玲有一个感动许多人的小品——《你好,李焕英》,穿越时空追忆母亲。小品感动人的地方就在于创造出机会好好跟离开的人说说话,好好说句我想你了。 那些来不及的遗憾会随着时间的堆砌慢慢在心里扎根,一点一点地成为永远愈合不了的伤疤。每次看到都会记得,都在想如果当初,都在自责我本可以…… 经历了一个世纪的老人说人生最曼妙的风景是从容,风雨走过,留下的痕迹愈来愈多,我们能过悠然处之的日子相比之下是多么难得。 最后希望正在读这些文字的你,最美好的日子在未来,最曼妙的人生在此刻。
如果这篇文章对您有帮助,请分享给身边更多的朋友!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